Trump總統的首次中東和歐洲行

0
42

我們美國總統Donald Trump五月上任以來第一次出訪,九天五站行程中,訪問了沙特阿拉伯、以色列、梵蒂岡三國,又參加了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召開的北約首腦會議,及在意大利西西里參加G7元首峰會。《環球聚焦》節目采訪了中美論壇社社長張文基教授。

Trump總統從根本上改變了Obama總統的中東戰略

「Trump總統把自己的外訪第一站選擇在了中東,首站訪問沙特阿拉伯就收到了一個大禮,Trump總統簽了史上最大的一單生意,三年3500億美元的軍火生意,可以預期,隨著沙特軍隊的軍備加强,其他海灣國家和阿拉伯國家將會爭先恐後的從美國購入新型武器,山姆大叔一定會賺的盆滿罐滿,不僅軍火工業巨頭們高興,也會增加美國國内的就業機會,Trump總統要再次把中東當成了美國的印鈔機,所以,國際社會立刻出現了美國重返中東的輿論。」

「沙特是Trump總統出國訪問的第一站,即使精心,也是刻意。沙特在阿拉伯復興黨勢力被剪滅后,儼然已經成爲了中東阿拉伯國家中最重要的國家之一,成爲了伊斯蘭遜尼派的領袖,海灣國家的核心,另外沙特又是很有錢,不過國際政治學者們對十年三千億的軍火訂單並不那麽關注,更關注的是Trump總統在沙特傳達了一個重要訊息:美國將全力支持阿拉伯國家的反恐,而且,Trump總統與前任奧巴馬的不同処在於,美國會在反恐中更多的顧及和考慮中東相關國家的利益,這就對美國中東反恐的戰略有了更堅實的支持,也使得反恐的持久戰有了保證,更為反恐以後新的中東戰略格局的形成打下了基礎。」

「Trump總統訪問沙特的另外一個目的就是高調的支持阿拉伯世界,支持沙特主導的的伊斯蘭遜尼派勢力,以此來平衡日益崛起的伊斯蘭什葉派的勢力,最主要是伊朗。在美伊核協議生效后,國際社會對伊朗的經濟制裁解除,其結果伊朗國家實力逐漸提高,影響力也日益增加,伊斯蘭什葉派的地緣實力範圍和影響力也已經達到了歷史最高水平,再加之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的猶猶豫豫的中東戰略,已經引發了阿拉伯世界普遍的擔心,幾乎所有的美國中東盟國都對當前狀況擔憂,雖然,Trump總統還沒有廢止美伊核協議,但他的中東戰略的重心無疑已經在向阿拉伯盟國傾斜,遏制伊朗將是必然的選擇。」

「總之,Trump總統的中東行絕非簡單的做生意,而是要徹底改變前總統奧巴馬的中東戰略,高調的宣誓:美國再次重返中東,會積極主動的反恐,更加倚重中東盟國並再次平衡中東戰略。」

Trump總統推動巴以和平的真心假意

「Trump總統從競選期間開始就毫不掩飾的站在以色列一邊,他周邊和内閣中不乏猶太教的信徒,總統與以色列領導人在選前選后都有聯係,在這次訪問以色列的重頭戲是再次提出了巴以和談,而且,Trump總統同時訪問了巴勒斯坦。衆所周知,巴以問題才是中東問題的核心,美國衹要不放棄偏袒以色列的一面倒政策,美國就難以贏得阿拉伯世界真心的支持,中東還會是一個火藥桶,更是恐怖主義的滋生地。前總統奧巴馬,包括當時新上任的國務卿Kelley,也是全力推動巴以和談,但由於奧巴馬總統三心二意的中東戰略,包括在埃及顔色革命,敘利亞問題上都采取過於保守的策略,甚至對以色列的國家安全的要求回應的不積極,最後,以色列政府完全不顧美國的面子拂袖而去,致使巴以和平協議流產。」

「Trump總統和他的國家安全及外交團隊非常清楚,要重塑美國的中東戰略,巴以問題是無法回避的,但解決巴以問題並不是當務之急,姿態是要做的,必要的支票也是要開的,至於什麽時候兌現,再依中東格局的變化而定。Trump總統這次公開支持巴以和談就是向外界宣誓:他將改變前總統奧巴馬的中東戰略和巴以前途的和平路綫圖。」

Trump總統歐洲行是憂喜參半

「Trump總統歐洲的重點在參加北約首腦峰會和7囯元首峰會。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北約)是一個由美國人控制,以維護歐洲安全為目的的軍事組織,雖然冷戰結束,但北約不僅沒有解散,反而還在擴大,特別是向東對俄羅斯步步緊逼,在北約成員囯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增加,但北約組織一直有一個致命的問題,那就是北約成員囯的軍費開支在冷戰后都在不同程度的減少,甚至低於北約組織協議的2%國民產值的標準,反觀美國卻在冷戰時的3000多億美元的軍費開支,大幅增加到冷戰后最高點的7000多億美元,基本上可以不誇張的講是美國支撐了歐洲安全防禦的天空,換句話講,這是美國為歐洲提供的公共產品,美國在盡義務的同時,也增加了對歐洲各國和地區的影響力和控制能力,也可以講,這是歐洲各國與美國達成的一種默契,美國為歐洲守護安全,歐洲投桃報李的在重大議題上追隨美國,例如烏克蘭危機中對俄羅斯的制裁。以往美國對歐洲國家國防投入減少,雖有微言,但并不認真,但到了Trump總統,他不僅公開批評,更是不加顔色的在北約首腦會議上公開叫板,讓歐洲夥伴頗有點尷尬,也難以接受。」

「Trump總統在隨後的七大工業國元首會議上,更是抛出了美國要在未來一周内決定是否會退出《巴黎氣候協議》(Accord de Paris),就在筆者截稿之前,Trump總統在白宮對外公開宣佈:美國將退出巴黎氣候協議!他以美國利益爲由,放棄了美國在2015年在巴黎做出的承諾。之前的奧巴馬政府承諾到2025年,將國內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到低於2005年排放量的26%至28%,並承諾在2020年之前,向較貧困國家捐助30億美元(到目前為止,美國已經捐了10億美元),首先要清楚,巴黎氣候協議與當年京都議定書(Kyoto Protocol)不同,後者是對簽署國有明確的減排指標,而巴黎氣候協議是沒有强制的約束力的,但美國要正式的退出,也要花幾年的時間完成手續,但資金投入可以立即停止。更進一步,Trump總統如果膽量再大一點,就是可以選擇退出《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這就意味著美國將不再履行如何國際氣候和減排義務。現在,美國退出了巴黎氣候協議已經成爲世界僅有的三個國家之一,包括敘利亞和尼加拉瓜。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議的影響和效應還待觀察,Trump總統在入主白宮一周内就發佈行政命令:降低大型工程和能源開發中環境保護的要求,他的行政命令和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對美國經濟的促進作用還需未來實踐的檢驗。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美國人做了初一,其他國家就會起而效仿,也會讓世界其他國家在控制溫室效應和減排的努力大打折扣,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的減排的意願降低。」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