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歸二十周年的回顧

0
465
China and Kong Hong national flags are displayed outside a shopping center in Hong Kong Wednesday, June 28, 2017 to mark the 20th anniversary of Hong Kong handover to China. Hong Kong is planning a big party as it marks 20 years under Chinese rule. But many people in the former British colony are not in the mood to celebrate. (AP Photo/Kin Cheung)

今年的七月一日是香港回歸祖國二十周年,二十年的風風雨雨,二十年的穩定發展,二十年的一國兩制,二十年的共同成長。爲此《環球聚焦》節目采訪了洛杉磯時事政治觀察家魏林峰先生。

香港被割讓的屈辱的歷史

「中國在二十年前收回香港主權,並同時廢止了英國强加給中國的三項不平等條約。香港被割讓是第一次鴉片戰爭的結果,在中國輸掉第一次鴉片戰爭的第二年,在1841年被迫與英國簽署了《穿鼻草約》(Convention of Chuanbi或Convention of Chuenpeh),草約規定:香港本島及港口割讓給英國,並賠償英國政府600萬銀元,開發廣州港,同時英軍撤出沙角,大角炮臺,歸還定海。在1842年清朝政府與英國簽訂的《南京條約》 (The Convention or First Convention of Peking),香港島正式成爲了英國的殖民地。」

「九龍半島被割讓是在第二次鴉片戰爭的結果,在1860年滿清政府被英法聯軍打敗,再次輸掉了第二次鴉片戰爭,再次屈辱的簽署了《北京條約》(Treaty of Peking),這個條約是《天津條約》的繼續和擴大,在條約中,滿清開放天津為商埠,割讓九龍司地方一區給英國,並賠償英囯800萬兩銀元。」

「在1898年(即光緒24年),清政府總署大臣李鴻章代表中國政府與英國簽署了《拓展香港界址專條》(The Convention for the Extension of Hong Kong Territory)。條約規定:英國向清廷租借香港九龍界限街以北,深圳河以南的地方及附近二白多個離島,後來這個地區被港英政府劃爲新九龍和新界,租期為99年,到1997年6月30日届滿。」

「香港的發展主要是源于上個世紀二十年代開始的中國動蕩,包括長達十四年的抗日戰爭,香港成爲了一個沒有戰火的避風港,大量内地的人才,資金,技術湧入香港,在新中國成立后,香港又成爲了中國對外的一個窗口,尤其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香港成爲了中國巨大腹地的中轉港,同時内地發展的資金,技術,管理也部分來自香港。香港自由港和金融港的地位逐步確立,香港成爲英國最富有,經濟最活躍的海外殖民地。」

中英香港問題的談判始末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基本廢除了所有世界列强强加給中國的不平等條約,出於國家戰略考量,中國不承認英國對香港的主權,但也表示暫不收回香港。直到1972年中國加入聯合國,在1973年港督訪問北京,香港回歸的問題被提到了議事日程。正式的談判始于1982年9月,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訪華,中英有關香港回歸問題的正式談判,在1983年7月在北京舉行。兩國的分歧非常的大,英囯政府認爲:兩國僅僅是就《拓展香港界址專條》到1997年6月30日到期而談判,英國政府堅持:《南京條約》和《北京條約》的有效性,香港和九龍的主權並不在談判之内,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曾公開表示:中英的三個條約的合法性,在中國斷然拒絕后,在1980年代初,英國又向中國提出分拆香港的“主權”及“治權”,即主權歸中國,英國人保留治權,但被鄧小平公開否決了,鄧公特別指出:如果不能按時收回香港,那麽中國政府連李鴻章都不如。同時,鄧小平提出“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構想。經過兩國幾輪艱難的談判,終于在1984年9月26日,中英雙方在北京草簽了香港前途的“聯合聲明”,并且在1984年12月19日,中國總理趙紫陽與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在北京正式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隨後,在1985年4月中國人大決定成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并于1990年4月正式頒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從《中英聯合聲明》 簽署到1997年7月1日正式完成主權交接,13年經歷了風風雨雨,最終走完了香港回歸中國之路。」

二十年的回歸之路

「在政治上,回歸中國二十年的香港是“马照跑”“ 舞照跳”,基本法得到了不折不扣的執行,“一國兩制”得到了充分的落實。中央政府對特區政府非常信任,特區政府在施政實踐中不僅有充分的自主性,也得到了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在香港政治改革的進程中,中央政府嚴格遵守基本法,也充分尊重香港人民的意願,雖然在基本法實施過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問題和干擾,香港一些“有心”人士在香港政治改革問題上,出於不同的目的,為香港基本法的執行,“一國兩制”的落實設置了障礙,同時也讓香港人民終于看清楚了這些人的本質,也增加了對祖國的向心力。」

「在法律上,香港的法制體系和制度不僅沒有因爲回歸而下降,反而法治水平大幅提高,依據世界銀行的數據表示:香港政府在穩定,效能,法治,反貪等方面,都遠遠高於回歸前的水平,香港在世界的排名從1996年的60多名,大幅提高到2015年的第11名。依據美國傳統基金會發佈的經濟自由度指數報告中,香港自1995年開始,連續23年被評爲“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香港的治安狀況和公務員的廉潔度不僅沒有降低,反而得到了進一步的加强和改善。」

「在經濟上,雖然香港民衆對自身經濟狀況不是非常的滿意,香港的貧富差異有所擴大,住房問題依然很嚴峻,高科技和高收入工作增加有限,但香港的問題基本上是所有發達國家和地區都存在的問題,反觀香港的經濟成長卻是遠高於很多西方國家,据數據統計,從1997年到2016年,香港生產總值(GDP)從1.37萬億港幣,增長到2.49萬億港元,年增長3.2%,個人人均GDP達到4萬美元左右。當然對比内地,香港GDP在1997年佔内地GDP的18%,而今天衹有3%,并不是香港退步,而是内地發展的太快。香港回歸后,由於與内地關係更加密切,香港原本的裝口貿易港,物流管理中心,區域金融中心地位不僅沒有下降,反而香港又逐漸發展成爲全球領先的國際金融中心。」

香港過去二十年出現的問題

「首先是對香港民衆的基本法的宣導不足。在二十年間,從中央政府到香港特區政府在基本法的宣傳,特別是對香港民衆的宣導的力度不夠,導致部分香港民衆在有心人的誤導下,表現出對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的抵觸情緒,在香港政改問題上采取了與中央對抗的態度。」

「其次是特區政府的行政執政能力有待提高。由於香港公務員多是由當年港英政府所培養,他們在執政能力上,更多的是依法執政,但缺乏開創精神和能力,在香港經濟面臨轉型,社會形態在發生變化的同時, 香港特區政府工作人員,尤其是高級官員缺乏應變的能力,尤其是對中低階層利益和現狀估計不足,缺乏與民衆的直接溝通和交流。」

「最後,在當年23條的事情上,特區政府的處理有欠妥當,不僅讓人們懷疑特區政府執政的能力,也對中央政府權威性有所削弱,導致後來出現對中央政府主導的香港政改的挑戰,甚至嚴重到在2016年出現占領中環事件。」

「總之,香港回歸二十年的成績是有目共睹的,是不容抹殺的,香港人民和内地人民都認識到一點:香港的命運與祖國息息相關,密不可分。」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