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大暴動二十五年祭

0
65

二十五年前的四月二十九日,洛杉磯爆發了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和最慘烈的有種族色彩的暴亂,僅僅兩天的暴亂,導致了50人死亡, 2000多人受傷,10000多人被捕,直接和間接的經濟損失高達十億美元的損失。我們應該從這一重大事件中汲取什麽教訓?我們對種族問題的反思又是什麽?《環球聚焦》節目采訪了陳勁松律師,陳律師以他當年的所見所聞和他對美國社會的長期觀察,對25年來的種族衝突做出了分析。

大規模的暴亂是可以避免的

「一九九一年,洛杉磯警察在公路上瘋狂的追趕這一輛酒駕的汽車,最後追上以後,發現駕駛者是正在假釋期間的Rodney King,四位幾乎失去理智的白人警察,把Rodney摁到在地並暴打一頓,巧的是整個的過程被一位路人錄了下來,並公開發佈在了媒體之上,自然是舉國譁然。四位白人警察被起訴,但就在正式庭審階段,法院把庭審的地點從洛杉磯城内移至西米谷(Simi Valley),這是一個白人爲主的城市,更是警察,FBI,CIA退休的所在地,由於Venture縣人口結構特點,十二名陪審員中白人十人,拉丁裔一人,亞裔一人。在一九九二年四月二十九日最後審結時,判處三名警察無罪,並當場釋放,一名白人警察由於陪審員意見不一致,形成了無結論(hung Jury)。審判結果一經媒體實況轉播,立刻引發了洛杉磯幾個地區的騷亂,包括洛杉磯城區,洛杉磯南部地區,韓國人居住地區,和其他地區。騷亂以非洲裔爲主,他們開始砸搶附近的商店,對路人進行騷擾,慢慢發展到對搶劫,火燒店面,對行人,特別是對白人進行暴力攻擊,成片的商店被燒毀,路人和汽車司機被毆打,直至死亡,人越聚越多,暴亂區域越來越擴大,受傷的人也越來越多,致死的人數也在增加。值得注意的是在暴亂發生的地區,特別是洛杉磯南部地區,警察遲遲沒有出現,依照當時在役警察回憶,他們都集中在警察局,他們無法確定該做什麽?做什麽是正確的?做什麽是錯誤的?所以,他們選擇了按兵不動,致使事態逐漸擴大,而且是毫無管制的擴大,另外一個因素是當時時任洛杉磯市市長Tom Bradley和警察局長Dayl Gate對突發事件的態度和立場的不同,也讓執法行動的不及時,最後是總統布什和州長Peterson介入了洛杉磯暴亂事件,動用了國民衛隊,對暴亂區域實施了戒嚴和宵禁,這才根本上控制和消除了史上最大規模的暴亂。二十五年后的今天,回身看那場暴亂,有一點的結論是肯定的,就是如果我們的警察和執法人員在第一時間忠于職守,出現在暴亂的現場,敢于和勇於執法,那麽暴亂就不會擴大,死亡和傷亡人數,財產損失也不至於如此之大。正是汲取了1992年的教訓,現在美國警察和執法單位,各級政府對發生的暴亂,采取了提前的預防措施,自此再也沒有發生過大規模的暴亂事件。」

種族問題依然還是沒有根本的解決之道

「衆所周知,一九九二年洛杉磯大暴亂的根源主要是美國種族矛盾的集中爆發,雖然也有司法不公,以及對暴亂發生的預防和執法措施不當的因素,但黑白矛盾是主要問題。這也是Rodney King案件二十五年后依然讓美國人民難以忘懷的原因。無論Rodney King是個假釋的罪犯也好,是個良好公民也罷,這對於警察的執法是沒有任何的不同,更不能因爲他是個非洲裔,可事件最大關注點恰恰是受害者的膚色。暴亂的發生也是因爲事件中的對立雙方的膚色,由於事件的影響,聯邦政府介入了這一案件,由於美國法律的使然,以民事訴訟的方式,聯邦政府以警察妨礙和傷害了Rodney King的人權而再次起訴了四位警察,審判的結果:兩位警察被判有罪,入獄30個月,另外兩位警察被判無罪並當庭釋放。時任洛杉磯市市長的Tom Bradley提出和解條件,賠付20萬美元,外加四年大學,以換取當事人Rodney King不起訴警察局和市政府,但Rodney堅持起訴市政府,並獲得了380萬的賠償,但金錢財富并沒有給他帶來安定的生活,在2012年他被發現死在自家的游泳池中,化驗檢查發現在他血中含有高濃度的酒精,並伴有可卡因和大麻,正是這些東西導致了心臟病發作而死亡。Rodney King案件已經過去了二十五年,但美國種族矛盾和衝突依然沒有停止,甚至都沒有任何的減少,爲什麽?以前總統奧巴馬當選為標志,非洲裔在美國的政治地位得到了空前的提高,但非洲裔不滿的聲浪也達到了一個高點,奧巴馬總統任内,非洲裔街頭抗爭次數增加明顯,同時,非洲裔的犯罪率持續攀升,儘管全國範圍的犯罪率在下降,在美國監獄中,非洲裔的比例繼續增加,是美國社會問題?政治問題?還是非洲裔本身的問題?客觀講都有!僅從非洲裔本身的角度,的確是有很多值得檢討的問題。教育的缺失,經濟地位的低下,單親家庭增加,都是非洲裔犯罪率增加的原因,也是非洲裔從不停止的街頭抗爭的原因之一,因爲他們對種族歧視格外的敏感,甚至有些反應過度。雖然過去的二十五年社會進步的突出的,但美國社會至今還是沒有一個對黑白矛盾的根本解決方法。」

「在Rodney King案件中,還有一個案外案,那就是暴亂中韓國城成了重災區,并非非洲裔在對白人警察判決不滿而遷怒與韓國人,而是源于另外一樁司法案件。在1991年,一名非洲裔小姑娘Latasha Harlins在韓國人開的雜貨店裏,拿了一瓶橘汁,順手放在了自己的背包裏,但她拿著錢交給了收銀員Soon Ja Du,但雜貨店的收銀員認定非洲裔小女孩偷了橘汁,兩人爭執起來,還動了手,最後當小女孩在走出雜貨店時,收銀員從她背後開了一槍,並打死了小女孩。引發了非洲裔社區的不滿和關注,但最後Soon Ja Du判定是誤殺(Voluntary manslaughter),僅僅判罰500美元而已。自然引發了非洲裔社區的不滿,趕上Rodney King案件的暴亂發生,非洲裔也順勢對韓國社區實施了報復性劫掠,韓國人擁有的商店就成了主要搶掠的對象,燒毀的店面非常的多,忍無可忍的韓國年輕人,爲了保護他們的財產,他們拿起了槍支與前來搶劫的非洲裔展開了對峙,甚至爆發了槍戰。也可以講,韓國社區也成了種族矛盾的受害者。」

「Rodney King案件已經過去了二十五年,美國社會要反思,種族矛盾和衝突的解決需要大家共同的努力,美國司法和執法機構也需要從這一案件中汲取教訓,慎重對待司法案件中的種族問題。最應該反思的是非洲裔和非洲裔社區,從自身找原因,改變自己的生存狀態,提高自己的教育水平,改善自己的經濟狀況,減少單親家庭的數量是減少種族矛盾和衝突的一個重要的方面。」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