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好經濟建設才是最大的政治

0
96
Stock market index graphs background.

獨家專訪 聖伯納迪諾縣縣政委員科特·海格曼

san-bernardino-hon-curt-hagman
作為南加州聖伯納迪諾縣的縣政委員,科特·海格曼(Hon. Curt Hagman)在位已經兩年。並且,他在2016年的競選連任中業已輕鬆高票取勝。有觀察支出,如今從事縣級基層工作的海格曼似乎比早先擔任加州第55選區眾議員的時候更為忙碌。那麼,這兩年來他都忙些什麼?新的崗位上都有哪些新的斬獲?下一步還打算忙些什麼?帶著這些問題,《環球東方》衛視以及《城市雜誌》周刊於日前聯合採訪了他。
以下根據記錄整理,未經嘉賓本人核對。小標題系編者所加。

辦實事、說實話
永遠都是通行的主題

Q:海格曼先生,您從加州眾議員的位置上屆滿下來便迅速挑起了聖伯納迪諾縣縣政委員的膽子。請問,這兩份工作在你看來有什麼區別?為什麼一些人說,今天的您好像比當初還要忙碌得多?
A:我十分高興有機會再次接受《環球東方》衛視和《城市雜誌》周刊的採訪,并想借這個機會向各位觀眾和讀著問好。
嚴格說,無論當初在加州眾議院做眾議員還是今天在聖伯納迪諾縣做政委員會委員,在我看來,這兩份工作沒有什麼本質上的區別,因為,民主社會的官員實質上只是大家的一個服務生而已。如果硬說有區別,那就是在眾議院,要想推銷我的某個想法,我需要去說服另外的79人。而如今在聖伯納迪諾縣,我們一共5個委員,除了我只剩下4個,相對容易得多。
當然,我這也只是開個玩笑。認真說,即便是當初的眾議院,我也沒有覺得推銷某個思想有什麼了不起的困難,正因為如此,我在任職期間一直是兩院負責協調兩黨意見的共和黨方面主席,而且,我也受到 了兩黨同仁們的一致嘉許。這倒不是因為我有什麼了不起的過人之處,而實在是只要你所抓的議題符合了大多數選民的利益,你就永遠是最受擁戴的一個。在我看來,無論男人女人、大人孩子,也無論你是哪黨哪派,辦實事、說實話永遠都是通行的主題。

抓二線城市直航
開客貨兩運通道

Q: 新聞上說,您剛剛從中國回來。請問,您在中國去了哪些地方?做了哪些活動,對那裡的印象如何?
A:我這次去中國走訪了三個城市,南京、無錫、上海。我此行的主要任務是圍繞我們的安大略機場建立國際航線。大家知道,安大略機場以往三十年一直在洛杉磯國際機場手裡管轄,這期間,他們非但沒有作為,相反卻把原有的安大略機場業務給做丟了。我們要回經營權之後,迫在眉睫的任務是把丟掉的業務重新撿起來,同時重新開發新的業務,尤其是國際貨運、客運業務。
大家也都知道,中國的第一線城市,比如北京、上海、廣州等,與它們之間的直航航線是由國家航空公司大一統經營的。但所謂二線城市,諸如南京、無錫、西安等等,都是有待開發的國際航線直飛城市。而實際上,北京、上海、廣州等大城市的貨運、客運航線的吞吐量也都達到了或者接近了飽和,因此,適當分流不光是我們的需求,也是他們的需求。這就是商機。
這次訪問期間,我有機會見到了各地政府的主管官員以及各大公司的主要決策人。我們彼此都有相見恨晚之感,希望與他們之間的直航能在盡可能短的時間內打開。
另外,我這次出差還有一個任務,那就是我女兒在南京大學取得了全額獎學金,我順便送女兒上學。為此我太太也跟去了,我們對中國印象很深,他們也都對中國之行極其滿意。

自己的縣自己經營
自己的機場自己打扮

Q:航線開通了,接下來的是配套設施建設。關於這方面,您有什麼打算或者正在進行哪些項目?記得若干年前您曾給我們看過一張巨大的規劃圖,那時候您還在加州眾議院,是不是就是那一張?
A:也是,也不是。那不過是構想中的文化中心部分而已,在當時的基礎上,現在的規劃要比那時候的大多了。
首先,安大略機場當初的最基礎設施就是按照國際機場標準設計和建造的,因此,就跑道、塔台而言,它並不比洛杉磯國際機場小多少。現在急待發展的是停機坪、候機樓、大型配套酒店,以及與之配套的商業區、娛樂區、文化活動區,還有與這些區配套的交通設施等的拓展規劃。總起來說,工程十分巨大。
Q:前不久有人來洛杉磯,要在安大略一帶尋找投資項目。但調研結果發現,你們的項目都太大,以至於幾百萬美金派不上什麼用場。請問,你們是否有那樣的能夠將零星投資整合起來集中使用的機構?或者,我們的受眾中或許不乏其人,他們有這樣投資意願請問去哪裡?找誰?
A:儘管總體看我們的項目個個都很大,但我們懂得,民間的零散資金集中起來照樣可以辦大事。你們的受眾中若有人有這樣的想法,他們不妨與我的辦公室聯繫。選區辦公室和政府中心都行,選區辦公室的電話是:909 465 5265,政府中心的電話是,909 387 4866。去我們的網站看看也可以獲得不少信息,網站地址是:www.sbcounty.gov/bosd4/
總而言之,自己的縣自己經營,自己的機場自己打扮。

到時候是該變變了
但這個人不是克林頓

聖伯納迪諾縣縣政委員科特·海格曼(左一)與《東西對話》攝製組合影留念。
聖伯納迪諾縣縣政委員科特·海格曼(左一)與《東西對話》攝製組合影留念。

Q:當初您在眾議院擔任眾議員的時候我們就經常向您請教一些有關聯邦政治的話題。如今總統大選在即,您作為共和黨人,對唐納·特朗普其人或者大家所說的“特朗普現象”有何評價?
A:關於特朗普先生本人,我見過他,我覺得他有一定性格,但他在很長一個時期內是被媒體醜化了的。我欣賞的是他的一些主張,只要你針對美國的現狀靜下心來仔細品味,你會發現某些方面不得不說被他切中要害。
Q:這方面我也開始有所同感,但不好解釋的是,他何以遭到黨內力量的頑強反抗?我們是否可以將特朗普理解為第三黨?
A:我認為,近幾年中共和黨是在進化的,唐納·特朗普代表著進化的方向,而黨內的保守勢力則不能接受這種進化。故此,形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對峙,但究其對峙勢力的各自大小,後者恐怕不是前者的比例。從這個意義上說,特朗普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支持,而共和黨內的一小部分保守勢力恐怕還不足以動搖特朗普的最終格局。
討論格局我們就必須討論美國的大格局。2008年到現在,關於奧巴馬當年提出來的“變革”這個詞我們說了整整八年,但實際情況呢?美國人民希望看到的,他們沒有看到,而他們不想看到的,卻接二連三地發生。比如,不顧大多數人感受的一味“政治正確”,再比如不在乎大多數人宗教信仰而強力推行的某些古怪立法,所有這些都在等待著兩個字,“變革”。然而,誰能代表“變革”呢?這個人顯然不會是希拉蕊·克林頓。
另一方面,從剛剛爆料出來的民主黨內秘密剝奪桑德斯黨內提名權的電子郵件看,希拉蕊·克林頓往下的日子也並非好過。她未來的日子究竟如何?我們拭目以待吧。
作為公眾人物,或者作為你們大家所說的“政治人物”,你既然問到了,我不得不說,但其實,這些都不是我所為之夢寐以求的,我所為之夢寐以求的只有搞好經濟建設。還是那句話,無論是特朗普的政治還是克林頓的政治,搞好經濟建設才是最大的政治。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